cszasss

文笔极差,坑品极差,墙头极多

【pyjy】谁喜欢yjy啊

“谁喜欢於佳怡啊?!”我大声否认着从陶波尔身边迅速撤到一米开外,因为上一秒她说“虽然我很喜欢你,但我知道你喜欢於佳怡。”

下一秒就撞在一个人身上,还顺带着踩了她的脚。

我转身去看那个被我撞到的人,正想要向她道声歉,结果看清那人的脸,都到了嘴边的“对不起”三个字被我活活吞了下去。

说曹操曹操到,古人诚不欺我也。

“於…於佳怡,”我看着她不怎么晴朗的脸色,不知是被我踩痛了还是听见了我刚刚那句话,心里突然开始发虚。

“对不起啊…”我双手合十向她道歉,努力使自己看起来诚恳一些。

“没事。”她摆摆手,“你怎么总这么莽莽撞撞的啊?”语气带着埋怨。

我嘿嘿笑了两声。

“你不是还有课要上?快去吧快去吧,别迟到了。”我推推她的肩。

她按亮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抬头如嗔似怒地瞪了我一眼,小跑着走了。

“拜拜!”我提高了声音冲着她背影喊了一句,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撇了撇嘴,心里有点不爽。

旁边的陶波尔啧啧两声,揶揄我道,“还说不喜欢人家,我看你记她的课表比记你自己的都清楚吧?”

我不置可否地耸耸肩:“那是因为我记性好好吧。再说了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呢,我何必在她这一棵树上吊死啊。”我对于十分招大姐姐们喜爱这件事是非常有自信的。

“诶你刚不是还说喜欢我呢吗?”

陶波尔嫌弃地切了我一声。

我随便提起了别的事,将这个话题岔了过去。

谁喜欢於佳怡啊?要喜欢也是她喜欢我好伐!我又回味了一遍她走时瞪我的眼神,在心里忿忿地下了结论。

【恩潇】及时止损

1

打着密友的旗号去做恋人的事情是一件卑鄙的事情吗?

孙周延凑在程潇脸前大概五厘米的位置时,突然良心发现一般对自己进行了以上质问。

大概…不吧。

自己又给出的否认答案来源于仿佛迷魂香一样的程潇的味道。明明大家用着同样牌子的洗发水和沐浴液,但清爽的水果味道到了她的身上就多了迷惑人心的作用,让人想要丢弃是非观和道德观。

Just follow your heart.

但是心里酝酿着的想要更加亲近的念头被天真笑着的人娇嗔着推开。

“讨厌你!”程潇轻轻拍打了她的手臂,假意对她的过于亲近表示了不满。

分明知道这行为至多只能算是撒娇范畴,孙周延却自虐般地刻意将其曲解为拒绝。

果然还是很卑鄙吧?

从程潇身边撤开,心里突然生出了是永别的错觉。


2

孙周延是喜欢我的吧?程潇对于自己的猜想只有不高于百分之50的信心。

会耐心地教我韩语,会贴心地帮我拧开水瓶,会纵容我随时随地的依赖…

她心里默数着能证明孙周延喜欢自己的例子,但仔细想想就算是别的成员只要想要也就都能享受到相同的待遇。

她甚至开始怀疑孙周延看向她时状似深情的眼神和下意识就会靠近的距离也完全是近视的缘故。

如果不喜欢的话为什么总是要撩拨我呢?

不可以陷进去呀!她这样警告自己。

但是如果喜欢我的话,可不可以只对我一个人好呢?